伟德体育 > 国际足球-足球指数 > 《体坛周报》和《足球》还存在吗?还有多少人看?他们未来如何?
《体坛周报》和《足球》还存在吗?还有多少人看?他们未来如何?

从87年开始,足球报一直是家里每期必买的报刊,上大学期间,学校附近报纸卖完,曾坐车跑到大观园去买。

看到这个题目,感觉好亲切啊。1999年上的大学,记得当时好像是1.5元每份,这个价钱对当时的物价来说还是有点儿奢侈,毕竟1.5元可以解决一个正餐。我们宿舍又都是体育爱好者,若以宿舍为单位,全校范围来看(非体育生)我们宿舍的实力绝对是排名前三甲的。那时的新闻资讯也没有现在这么便捷,因此大家都非常喜欢看这两种体育新闻报纸。

足球报作为南方的报纸,较国内其他地区的报刊商业化更超前一些,而且由于背靠香港,很多广告与香港产品有关,这样就为足球报发展提供了足够的资金,使得足球报在国内专业体育刊物中属于龙头地位。

问:《体坛周报》和《足球》还存在吗?还有多少人看?他们未来如何?

在86年墨西哥世界杯期间,足球报派专门记者前去采访,这在国内算是少见的。其后几年,足球报的记者廖德营新瓶装旧酒,凭借着世界杯上的照片,在国内体育摄影比赛中多次获奖。而墨西哥世界杯专刊也是我们第一次从足球报邮购产品,算是世界足球知识的启蒙读物。

毕业以后,奔波于生活,很少看这两种报纸了。去年在一个报刊亭路过时好像还看到过《体坛周报》。

但就是大学期间,足球报似乎开始不思进取,看重所谓名嘴评论,而轻现场报道,尤其是越来越受关注的国际足球,大篇大篇地转载新华社通讯,而这时候体坛周报开始迎头赶上,吸引球迷的很大一个看点的就是欧洲五大联赛报道,重头戏是如日中天的意甲联赛的张慧德专栏,而他本来是足球报的座上客。

我们就这么话题说说中国媒体到底怎么了和是怎么回事

我从2003年大学毕业后就进入了《体坛周报》,经历了体坛辉煌的时期,也正经历着目前转型期的困境。体坛目前每年还有着固定订阅用户,报摊上也可以买到,仍然是报摊上你还能看到的为数不多的全国性报纸之一,前提是你要能找得到报摊才行。其实单说体坛周报没有太多的意义,还是让我们回顾一下整个中国媒体的前世今生和为什么到现在遭遇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纸媒活得最好的时候应该是在10年前,当年像北京青年报这样的地方媒体,每年随便拉几个地产广告,收入个20多亿没问题。其实纸媒也一直在谋求自己的转型,比如说我15年前进入体坛周报的时候,体坛有自己的论坛,也有自己的网站,微博火的时候还有自己网站的微博,当时在体育圈内还是比较火的,但要真的转型在中国境内几乎是不可能的。

中国的媒体按照法律规定不许是国家经营的,体坛也不例外,足球也不例外,都是挂靠在国有事业单位。很多朋友们可能并不清楚中国的媒体性质,像我们这些考过记者证的都知道,在考试题里就有列宁对于无产阶级专政媒体性质的论述,里面说的很清楚,媒体就是党的喉舌。中国不管是杂志,电视台,报纸,广播电台,一律都是这个性质和这个所有性,中国是不允许出现私营媒体,更不允许出现外资媒体的。这一点从根本上锁定了中国媒体无法完成转型。

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日本和欧洲这些先进国家,他们的纸媒的确也受到冲击,但远远没有中国这么大,他们往往是大媒体集团,无论是在纸媒,还是在线新闻,亦或是APP,说白了也就是换个载体和方式,都是大集团自己在做,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一个大的娱乐传媒集团可以涵盖所有的媒体形式。但中国却没有这样的大媒体集团,后面来说下原因。

中国的纸媒受到冲击其实也不是今天这个移动端时代才开始受到冲击,10年前就有新浪这样的资讯网站开始和纸媒竞争资讯的提供。今年是新浪20周年,我看很多人都在怀念当年新浪做咨询有多厉害,新浪当年的优势的确是做资讯,自己也的确做一块,但大多数都是转载的全国各大专业媒体的东西,它本质上还是个平台,并不是媒体。当年这一块是个灰色地带,因为大部分转载是不花钱的,等于新浪拿着别人用真金白银创造出的新闻资讯来给自己提高流量。当年的确没什么版权意识,体坛还算好的,当年还和新浪合作的时候还能拿到一些版权收入。其实新浪从来没有想自己做过媒体,做媒体需要培养专门的采编队伍,是个相当花钱的项目,而新浪从来都认为自己没有这个义务。所以后来,曾经很火的新浪采编队伍被解散了,这是在微博出现后,新浪彻底平台化,不愿意自己再花钱原创新闻。说到这里我们要说的,曾经互联网1.0的门户网站们,几乎是比传统媒体还要早鸣金收兵的。

但从今天的角度来看,新浪没有坚持做APP的新闻平台可能是个错误,因为后来头条证明了做资讯是可以挣钱的,不是一定就会亏钱的。但头条系其实也是做平台,而不是做内容本身,现在这种做法,百度、腾讯和阿里也都在做,但除了腾讯外,其他人目前看也比较难和头条进行竞争。但我们要注意的是,这些大公司做的都是平台,而不是内容,那么内容谁做呢?其实就是没人做。这是一个媒体垮掉的时代。大家可以想象一下,这就等于市面上全是淘宝这样的平台,但已经没有能拿得出有质量的商品在上面售卖的商家了。

现在的读者也许认为自己处在一个最好的时代,因为资讯非常发达,而且很方便,打开手机就能看到。但其实我觉得现在的读者是处在一个最坏的时代,他们也就仅仅能看到资讯本身而已,想要看深入的分析和深入的报道,想获得更高智商的知识是很难的,因为曾经做这些事的专业媒体正在垮掉,能够生产这些深入内容的记者编辑们可能早都转行卖房或者搞广告营销去了,也就是说你即使现在想出钱获得高质量内容也没有人生产了。这和日本、美国的情况完全不同,日本是全世界人均阅读量最大的国家,这个国家的读者很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要读有质量的东西就一定要付钱的,而且最后算来是不亏的,因为节省了时间成本、搜索成本等众多成本。而中国的读者总是认为资讯就应该是免费的,当然,免费的没有好东西。

其实媒体的终极性质是没有变的,大家需要资讯,所以就产生了点击率或者阅读率,就会有广告来投放,现在头条的盈利模式从根本上说和报纸的盈利方式没有区别。但为什么曾经辉煌的报业集团或者电视台们现在会举步维艰呢?这就是要接上我们此前说的媒体所有制性质问题。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像头条这样的公司是经过多轮融资融出来的,这也因为它的所有制性质允许出现这样的融资,但一个国有的报业集团和电视台因为其所有制性质已经确定,就没有风险投资和国内外财团对其融资,私人财团不愿意也不被允许,有的报业集团银行了存了几十亿但这也根本就不够烧的。当然原因还有很多,我们这里只是举个简单的例子说明下根本。

这个话题就简单谈到这,当然业内有更多元老会有更多专业的意见,我也只是抛砖引玉。

《体坛周报》和《足球》曾经是我们了解体育的一个窗口,在甲A年代,在中超前十五年,我们通过这两个专业的体育报纸了解了世界足坛的动态,了解了世界足球巨星,明白了中国足球在发生着什么,了解到了中国足球很多俱乐部的阵容、甚至是战术。我们那时跟踪着国内球员的留洋动态,也关注着国家队的每一条消息。当然通过《体坛》我们还认识了很多的NBA球星,了解了NBA赛事,甚至长期跟着报纸来追踪着姚明、火箭的消息。那时候一份体坛,能够认真读完每一个字,哪怕是自己不了解的围棋板块。体坛,足球现在已经是一种情怀了,出差看到报摊上有就喜欢翻一翻。

现在纸质媒体已经没有了出路,真的没有多少人看了。现在看新闻都是通过手机翻一翻,看个标题,不到一分钟翻完。很少人会花钱到报摊上买一份报纸拿在手上慢慢的去看。节奏快了,获得信息的渠道多了,人们对信息的要求也就降低了。微博、微头条等等几十字,甚至是一百多字的新闻最受欢迎。一篇上千字的文章已经很难得到读者的青睐,大家习惯了吃新闻快餐了,已经没有耐心去读一篇记者很用心写的新闻稿。

在这一个自媒体泛滥,新闻没有底线,从没有采访、调查,只是靠着搜、抄、编的时候,这样的专业媒体尤为珍贵。他们有着一批职业的体育记者,他们可以活跃在赛场上,拿着相机、录音笔去采访,而不是坐在电脑前百度。他们可以从专业的角度去分析一个赛事,去发表一个专业的观点,而不是去为了吸引眼球为了流量毫无下限的去炒作,去做标题党。我们需要这样的专业媒体。

纸质媒体未来的路会越来越窄,但是他们早在向网络转型,他们的未来肯定没有过去辉煌。但是专业媒体未来永远都会存在,而且会越来越权威,越来越珍贵。

我是城市猎人爱足球,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

坐标天津,很多报亭已经改成了煎饼果子的情况下,我还在孜孜不倦寻找报纸,报纸也是我很多体育评论文章内容的重要来源。初中高中的时候买体坛周报,坚持了四五年,上大学之后渐渐少了。如今体坛已经绝迹于各大报亭,足球报还有,于是如今我就转而购买足球报。说实话,现在足球报的质量比起以前有很大下降,更不要说跟曾经的巅峰体坛相比,但是在纸媒式微的当下,是网络媒体肆无忌惮地无良生长。不得不说,很多自媒体为了吸引眼球或者上头条,无所不用其极,在这种情况下纸媒的可靠性、准确性则意外得到了加强和提升。足球迷们都知道这个夏天足球报记者白国华一直在大杀特杀,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作为传统媒体,他的消息都是及时准确的一手消息,权威性有了保障才能让读者信服。总之,我还会继续坚持买报纸,也会在头条坚守一个足球评论的底线与立场,带来更多客观公正的评论。很多读者不只是看热闹,而是真正期待中国足球能变得更好,那就需要媒体人先营造一个真实有信度的媒体环境!

足球报看的比较少,更倾向于看体坛周报,每周一三五发刊,02年左右开始看,上学的时候比较穷,也没那么多时间,一般只会固定看周一版,因为周一主要是欧洲五大联赛和甲A联赛的比赛报道,我记得那时候,一份报纸基本要看三天,只能靠课间时间看看,每期都会把五大联赛和甲A联赛的积分榜剪出来贴在桌子上,每周一更新,甚至会把降级区欧战区用笔画出来,那时候对于NBA的关注比较有限,也会看,但是远逊于足球,而且那时的体坛,足球的板块远大于篮球,后来,05年上了大学,在网络还不甚发达的时候,依然要靠体坛周报,仍然是周一版必看,周三周五版看情况,那时候,手里钱多些了,除了体坛,也会定期买足球周刊和当代体育,那时候收藏了许多许多的海报,再后来,网络开始普及,对于体坛周报的依赖开始减弱,但是仍然会在回家或者出差的路上买一份体坛周报打发路上的时间,只到近几年,已经记不清有几年不看体坛周报了,甚至,现在在火车站报刊亭已经见不太到体坛周报的身影了,而且,有了手机之后,放佛已然失去了去读一份报纸的宁静心情了

95年山东济南泰山足球队夺得了第一届足协杯冠军,96年在济南刮起了足球热,原本每场联赛圣体也就1万多观众,到96年竟然能涌入五六万人,连过道都没地方站。我也是此时喜欢上泰山队,每场主场比赛必去现场,每到比赛日黄面的拉着开着后车厢门使劲吹喇叭的球迷们往圣体走,比过节还热闹。当时的主流媒体就是报纸,但刊登泰山队消息的只有齐鲁晚报,广州的足球报和体坛周报是最全面报道甲A联赛的主流媒体,但由于此报受众面有限,许多报摊都不进,得周日去报摊预约,交上钱,周二才进足球报(体坛周报实在忘记了订购时间)。那时上初三,一班的男生订购一份足球和体坛周报全班传阅,主要就是看看如何评论泰山队的比赛,还有其他比赛的战况、排名等情况。经常出现抢夺报纸扯的几半,就这样还一人拿一块看的不亦乐乎。

到了98年法国世界杯,《足球报》推出了世界杯特刊,彩色封面很厚的一摞,买回来收藏至2017年,因为搬家弄丢了,同时丢失的还有90年代的泰山球票和山东男篮的球票,实为可惜。

在后来济南当地的报纸《济南时报》的时报体育改版,大版面能详细的介绍泰山队的情况和联赛其他比赛还有各种联赛信息,慢慢的就不在购买足球报和体坛周报了,至今不知道两种报纸如今情况。

当手机APP超级发达的今天,《体坛周报》以及《足球》虽然可以做到有深度,轻赛况,可实际上现代人看手机看得已经很少能够长时间阅读一篇2000字以上的文章了。拿过来报纸一看内容那么多,就要弃之一边。《体坛周报》也是如此,很少有体育迷或者球迷热衷于追求内容,追求真理了,他们往往都是快消品的拥趸,知道了比赛结果,谁还愿意花时间看你的内容呢?《体坛》和《足球》也做微信号,也做APP可是,影响力都不如《懂球帝》。是他们的编辑记者水平不高吗?显然不是。他们只是在传统媒体的思维去做新媒体,这样做……时代太过于浮躁,纸媒之死,不是他们的错,是时代变了。无论是《体坛》,还是《足球》他们现在有的就是公信力,以及那些大牌记者了。例如,多少年来笔耕不辍的马德兴。马德兴现在也做新媒体,自己发在报纸的稿子,第二天也要贴到自己的公号——德兴社。

使我最终放弃足球报转买体坛,是一次世界杯前足球报报道意大利国家队名单时,竟然将尤文图斯翻译为青年队,国际米兰翻译为国家队。这哪像一家专业报纸做的事。

《足球》和《体坛周报》曾经是我年轻时追逐的报纸,后来成为《足球》的一员,见证20年的风云变幻,想说的是,时代一直在变,但内容仍旧是第一位的。

1995年到1999年,我在长春上大学的时候,很快成为了《足球报》和《体坛周报》忠实读者,相信很多球迷都有类似的体验:一份报纸买来,撕成很多单页,然后互相换着看。2000年底,我成为了一名体育记者,2002年,我成为《足球》报的记者,那是《足球》和《体坛周报》最兴盛的时候,世界杯期间单期发行量轻松突破百万分,甚至达到数百万份。

再后来,中国足球进入了黑暗时期,《体坛》和《足球》也开始了下滑之路,不过,真正的下滑是从手机智能化开始的。

电脑的应用一度给纸媒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但真正给纸媒致命一击的是手机智能化,手机智能化意味着人们可以无时无刻通过手机关注比赛和赛后相关内容,几乎是彻底取代了纸媒的地位。

如今的《体坛》和《足球》在蓬勃发展的中国足球环境下,其实处境比此前更好,但和众多APP相比,仍旧有些有心无力,但我想说的是,这么多年来,《足球》和《体坛》一直坚持传播最真实的新闻,坚持深度报道,或许我们已经习惯了快餐,但是,我们终究不可能彻底远离深度。

更重要的是,自媒体的兴起意味着信息传播已经在时间上没有差异,但所有的信息都需要来源,目前中超中甲俱乐部的信息开放仍旧不足,此时信息的来源就非常非常依靠纸媒的记者,不仅仅是《足球》或者《体坛》,可能是《北京青年报》的,也可能是《东方体育日报》的。

或许,你在某一个自媒体上看到的消息,其实就是他们转发的《足球》报的,只是,你可能习惯了自媒体,而忽略了消息来源的本身。甚至可以说,中国足球真正的新闻,就是《足球》、《体坛》以及少数几家报纸和部分网站,和少数几十个记者亲身采写的。

形势一直在变,内容永不落伍。这就是记者想说的话。坚持下去,只为传播真正的足球新闻,无论声名能否显达,当然,我们也在与时俱进。

说起体坛和足球报,那真是承载了那个年代年轻人的体育梦。我也是大学期间开始买体育报纸的,因为高中时候真心买不起,到大学终于有了自己可以支配的钱(家里给的生活费),可以心疼滴买张报纸看看了。那时,一餐早饭只要五六毛,两个馒头、米汤、小菜都有了。买张体坛或足球要一块!幸亏一周只出一份。后来,慢慢涨到一块二,一块五,两块。我也坚持买了有七八年,直到在太原的大街上再也看不到报刊亭。

对了,当时还有个球报,记得是东北那边出的。体坛是湖南长沙,足球是广州。

那时,是郝海东、范志毅、高峰的时代,有健力宝的四小天鹅:李金羽、张效瑞、李铁、隋东亮……后来有孙继海、杨晨等等,国家队的每个队员都熟悉的像自家人。说起来,当年也追星,和如今的迷弟迷妹没那么两样。当年我们总是在边骂边看,对国家队的水平恨铁不成钢。可二十多年过去了,才发现,原来我们眼中这帮怂包们,却是三十年中中国足球的高峰!后来的国家队一届不如一届,已经到了连东南亚,南亚球队都敢输的悲催境地。

哎,怀念体坛,怀念足球报,怀念周文渊,黄健翔,李承平(?记不起名字了,原来足球报首席),怀念大礼堂看足球直播的日子,怀念我们逝去的青春……

体坛的消亡是时代的必然,如今,已经没有纸媒的生存空间。

那个年代远去了,我们也将要老去,只在故友同学相聚的酒桌上,化作一两句臭骂:当初你个臭脚专往自家门里踢!来遮掩我们笑出的眼泪。

谢谢题主,勾起我美好的回忆。

唉,社会的进步,时代的变迁,总有一些行业没落,被淘汰。不买(足球)报,(体坛周报)有十几年了吧?!记得上高中的时候,有几个同学情投意合,都是球迷,经常在一起讨论足球,买(足球)报(体坛周报),后来工作了,也不忘买他们。,最近十来年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报纸很少买了。时代变迁,社会进步,总有一些陪伴我成长的伙伴被淘汰,随之而来的是新伙伴为我们服务。前几天去有线台办理报停业务,到大厅门口,心里一惊,有线台办理大厅,门可罗雀,鸦雀无声!推门进来,大厅只有一个保安,两个办理业务的服务员,算上我只有三个顾客,都是办理报停业务的!要想二十几年前,十几年前,有线台大厅人头攒动,人声鼎沸的场景,唉,大江东去浪淘尽……

因为游泳世锦赛孙杨事件,体坛周报和足球报再次闯入大众视野,要不网友还以为这两家体育媒体已经消失了。

两家报社肯定还是存在的。

网友以为两家报社不复存在,其实还是不了解我国的新闻媒体管理制度。我国新闻出版业,是一个准入门槛相当高的领域,机构必须具备新闻出版总署下发的新闻采访资格,才有机会进行一线报道。

虽然体育领域略显宽松,但是涉及一些重大事件,如足坛反赌扫黑等事件,一般互联网机构、自媒体,根本没有采访资格,也就没有可能获得一手信息。官方认定的机构中,体坛周报和足球报,是为数不多的专业体育媒体。

所以答主问,这两家报社在不在,必然是存在的,要不我们根本没法获得一些关于体育的深深度报道。只是当下互联网时代,我们与之接触的方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其实办一个报,有两个层面:一是生产内容,二是传播内容。纸质报刊,只是传播内容的介质,这在互联网时代被击的粉碎,但是内容本身的价值并未消失。

当下两大体育媒体,依然输出高质量内容,只是订购者从单个受众变成互联网平台,我们通过各种APP、门户网,仍然可以获得他们的报道、评论文章。例如中超各队,都有两家报社派出的跟队记者,很多出自他们的报道,只是你没有太留意。

进入网络时代,报纸基本不再买了。但同当年报纸一样,网络媒体同样也应是内容为王,单纯靠那些夸张标题博眼球的剪刀文注水文撑场面,终不长久。

但是受限于大家的经济条件制约,单个人每期都买肯定承受不了的。最后大家一致约定,按一定的周期轮流买。每次出大家拿到新出版的报纸,都仔细的看着,讨论这体坛发生的事情,非常的怀念那段时光。

图片 1

上一篇:区块链能成为攻克腐败难题的解药吗?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列表